门店日记 Clinical Diary

2014年10月16日 晴 乾耳市北旗舰体验中心

    ——人工耳蜗还是助听器?一定要为孩子全面考虑

今天天气非常好,早上开门没多久,进来了一家三口,简单的交流后得知:女孩名叫米粒(小名),11年6月出生,约3岁半,出生后听力筛查未通过,6个月复测确诊双耳重度听损,双耳佩戴某品牌耳背机2年多,语言康复训练2年,但小米粒的语言理解力、逻辑思维、交流能力较同龄儿童差距较大,经医院再次检查,最新的听觉脑干诱发电位ABR检测报告双耳引出阈≥90dB nHL,耳声发射OAE未通过,声导抗测试均为正常,声反射未引出。因助听器效果不佳,医院建议家长为小米粒植入人工耳蜗,家长担心人工耳蜗的效果以及手术的风险,随后去了多家验配中心交流咨询,希望能对助听器和人工耳蜗有更多了解后综合考虑。了解了以上情况后,丁大夫对米粒的助听器补偿和听觉能力重新做了一次评估,发现米粒从350Hz和4KHz左右的补偿并不理想,说话时更明显,如:“叔叔”说成“呼呼”,“爸爸坐”说成“爸爸剁”等。

在接下来的儿童行为测听过程当中,米粒出现了注意力不集中,不能较长时间的配合检查的情况,乾耳儿童验配师程大夫凭借多年的儿童测听经验,为她做了各种尝试,几经反复,终于得到了小米粒的主观听力数据,结果中发现孩子的低频听力并没有ABR报告那么严重,500Hz在60dB、1kHz在70dB均可产生主观反应。这种听力损失情况,理论上来说助听器的补偿效果要优于人工耳蜗的,原先的助听效果不佳有可能是因为缺少孩子主观测试报告而盲目选配和调试的原因。

然后,丁大夫针对米粒的听力数据并结合了自己多年的儿童临床经验,为她调试佩戴了新的耳背机,配戴后 “真耳分析”和六音测试评估结果显示,补偿效果有了显著的提升。然后乾耳听力师又为小米粒制定了一系列的听觉能力康复管理计划。

看到米粒的父母因为重新燃起的希望,非常激动,我们也深有感触,很高兴能为小米粒及其家人带来帮助,让孩子重获新“声”。

后记:米粒如今已经6岁多了,这几年来在我们听力师以及家长和孩子的共同努力之下,现在米粒就读于普通的幼儿园,并且能和老师、小朋友进行基本的正常交流、玩耍。而米粒的父亲回忆说“曾经他们也心动于医院推荐的人工耳蜗方案,幸好做了更多的了解和尝试,才帮孩子在决定一生的选择上,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2004年4月18日 晴 乾耳市南江西路验配中心

    ——被啸叫声折磨了三年的匡大叔

早上9点刚过,来了一对陌生的老夫妇,大叔的耳朵里戴着一对耳道机,隐约还能听到助听器发出的刺耳啸叫声,老两口很急切询问可不可以帮帮他们,大叔听不好烦燥得要生病了。我们赶快把大叔大姨安顿下来了解情况。

大叔姓匡,和大姨在美国女儿那生活了30年,最近刚回国,三年前女儿在外地带他配了某品牌的助听器,从配了就吱吱叫不清楚,声音失真不舒服,在外地购买的又不能调试。可是不戴有没法交流,戴上不知说的什么,很遭罪很烦恼。

根据匡大叔的描述,我们首先对他现在佩戴的助听器做了详细的检测,发现增益和输出都达到了饱和状态,而助听器在使用时是不能将增益和输出调到满档的,一旦达到满档饱和状态,就会使声音失真并产生啸叫声!这样非但不能改善听力,还很容易造成听力的再次损伤。

三年来因为缺乏必要的使用指导和后续调试服务,匡大叔以为助听器可能就这个样子,大姨说面对面说话都困难,今天想进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听得好些。当时我们的心里很难受,不忍心想象匡大叔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在给匡大叔重新检查听力时,发现大叔的反应较慢,所以每个听阈点都经过多次反复测试,保证听力数据的准确性,AC、BC、UCL等各项检查都一一进行,确保听力数据的完整性。通过听力图发现大叔是重度复杂型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而他配戴的那款助听器的功率偏小、频段有限,根本不适合他,达不到有效、合理补偿的要求,就是重新调试也无法满足大叔的听力损失。

根据匡大叔的听力情况,我们为大叔重新选择了大功率的助听器进行试听,采用精细调节的方法,在每个频率上进行精确的补偿放大,同时利用移频技术进一步提高了高频声音的补偿。由于之前的失败验配,大叔的听力在这几年中受到了再次伤害,有些频率点明明没多补偿也会不舒服,经过了反反复复的调试,最后当我们问大叔听得怎样时,大叔紧抿着嘴没有回答我,突然看见大叔流下了眼泪,接着又开心的笑了,竖起了大拇指。一旁的大姨也掉眼泪了拉着大叔的手问:“老匡,能听见我说话吗?”“能,能,很舒服能听清,再和我多说说话”。大叔大姨开心得又说又笑,连空气里都充满着欢乐的味道。

给匡大叔的配机经历是让人难忘的,从大叔三年前莫名其妙的痛苦折磨到此时此刻的破涕为笑,验配师的专业性对帮助患者更好的聆听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2008年10月1日 微风 乾耳胶州验配中心

    ——与乾耳结缘10年的崔家兄弟

进入十月气温渐凉,今天上午一位姓崔的大叔来到了乾耳听力胶州验配中心。崔大叔是胶州市北关小学的一名退休老师,在退休后耳聋一直困扰着他。崔老师自己说“听不见真是太痛苦了,与家人交流都费劲,别人打招呼也听不见,因此得罪了不少亲朋好友。”抱着试探的心态来到这里选配助听器。而事实证明,崔老师的选择很智慧。在乾耳听力胶州中心,崔老师享受到了专业化的听力检测与评估,精准个性化的选配与调试。

胶州中心的代大夫经过一系列的问诊为崔老师建好听力档案,对其听力损失有了初步了解。随后为崔老师做了一系列的听力检测,确定崔老师的听损情况为混合型听力损失,平均68dB HL的听损。配上助听器满足日常的生活交流是没问题的。崔老师对试戴效果也很满意,选配了耳道式助听器。

进一步了解发现,崔老师一直想配助听器可总听身边地人说“千万不能戴,戴了更听不见了。”这些话经常在耳畔,崔老师自己也很纠结。针对崔老师的困惑,代大夫讲解道:“佩戴助听器确实不能只听别人说戴着会怎样,好与不好需要自己体验。而听力受损的情况本来就是复杂多样。首先要找专业的听力机构做听力检测与评估,能不能佩戴助听器?佩戴什么样的助听器?这些都是要通过选配并调试来判断的。像您的这种听力损失情况佩戴效果就很好。小鸟的叽喳听见了……钟表的嘀嗒声也听见了……”了解了这些后,崔老师不禁感慨道:“真应该早早佩戴助听器呀!”

后记:经过三个月的连续康复指导与微调,胶州中心的代大夫与崔老师慢慢由陌生到熟悉,到彼此间的越发信任。之后某一天早上,崔老师和一位大叔来到验配中心,长得于与他有几分神思。还没等开口,崔老师先发话了:“快给我大哥看看吧,也耳背听不见,这是我自家亲兄弟。”经过一系列的专业化检查、诊断、验配,另一位崔大叔对佩戴助听器的效果也很满意,说戴上就不想再摘下来。

正是缘于这份信任崔家兄弟才会选择“乾耳听力”。用崔老师的话说“我相信乾耳听力,不光有专业的技术还有热情的服务。我听得好,也歹让自家兄弟能听得着,听的好。”佩戴上助听器兄弟们彼此的感情更好了,笑声更爽朗了,人也更精神多了!

2010年10月8日 晴 乾耳即墨验配中心

    ——技术问题都可逐一排除

国庆节长假结束后的一天,天气晴朗温度适中,大约10点左右,一位名叫赵**的老先生来到了乾耳听力即墨验配中心,表示要选配助听器,大约80岁左右。在跟赵大爷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大爷不停的问:“助听器好用不?”进一步详细的交流,才知道大爷为什么对助听器有疑问,因为之前去过别处购买过,但没法用。“戴着之前的助听器,感觉声音大,震耳朵,杂音多的听不清。”让赵大爷对助听器有怀疑了。

经过细致的测听和检查发现,赵大爷听力低频比较好,高频差,言语词表测试显示分辨率尚可,属于中重度听力损失。根据这一情况,杜大夫选择采用中文验配公式的助听器,高频多补偿,而低频增益减少,这是为了避免语言中的低频成分补偿过多对高频产生向上掩蔽的作用,降低噪声和增加言语可听度。这样验配符合赵大爷的听觉特点,使低中高频基本平衡了。

大爷这时反应听说话声音正常了没有杂音,但觉得听自己说话难受嗡嗡的,而听其他人说话是正常的。通常这种情况是验配中‘堵耳效应’导致的:外耳由于助听器的堵塞,自己说话时多余的低频能量排不出来,在外耳道形成回声。于是杜大夫又为赵大爷特别加大了通气孔,使多余音量排除来。这时赵大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露出高兴的神情,说道:“现在听得舒服了,也清晰了。看来找杜大夫是来对了呀(笑)。”

验配结束之后又和赵大爷讲解了佩戴注意事项,约定了复诊的时间,大爷高兴的佩戴走了。在随后的电话回访过程中,赵大爷表示这次佩戴的助听器真的发挥了作用,很好很满意,终于可以和家人自由交谈了,非常感谢!。

2011年3月3日 阴 乾耳四方验配中心

    ——为笑笑插上隐形的翅膀

笑笑是个活泼自信、文静内向的女孩,聪明、懂事、学习也好,可进入初一学习成绩下降,尤其上英语课听得特别费劲,生活中也越来越不爱说话、性格变得孤僻、自卑起来,是乾耳听力为笑笑插上了一对“隐形的翅膀”,让她继续快乐成长。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爱耳日,大约上午10点的时候,13岁的笑笑来到了乾耳听力四方验配中心。原来父母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出了听力问题,医生建议验配助听器。孩子的内向自卑不爱说话都是有原因的,一家人四处求医未果,也去过多个验配中心试听,要么有杂音,要么听不清,不是很满意。最终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乾耳听力四方中心的田大夫。

田大夫经过问诊了解到笑笑小时候曾用过耳毒性药物,用电耳镜检查了耳道及鼓膜情况,在电测听做了详细的听力检测后,诊断出笑笑属于双耳中重度听力损失伴高频缺损。像这种低频损失较轻,中高频损失非常重的典型的神经性耳聋,大多是听得见、听不清,而英语发音高频词汇出现较多,因此,孩子在学英语时会更加吃力。针对笑笑这种听力情况,在调试时仅需要低频稍稍补偿,过度补偿会产生堵耳效应(用户会反映像在缸里说话、有麦克的声音或听自己声音太大不舒服),因此低频千万不要开得太大。相反高频丢的太多缺失严重就需要多补偿2000Hz以后的高频,增加高频的增益,结合转频技术提高言语的可听度和清晰度。同时还要详细询问用户的感受情况进行精细调节,才能够达到最理想的调试状态。如果验配师不考虑用户的听阈值只是一味的提高增益、放大输出、开大音量,其实是声音过度放大了反而不清楚,用户抱怨杂音大听得不舒服甚至失真。这也是乾耳听力的验配师一再要求验证舒适度的重要性!

结合笑笑的听力损失情况和她如今的年龄阶段,田大夫为她选择了一对深耳道助听器。一番调试试听后,笑笑竟然听到了钟表和空调的声音,这是之前从未听到过的。看着女儿吃惊的表情,爸爸也笑逐颜开了。虽然笑笑发音不太标准,但说话还是可以让人听的清楚的,结合助听器和看口型,已能够顺畅的交流。

后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暑假期间来保养调试助听器时听说笑笑取得了全县第二全校第一并进入重点高中的好消息。真是可喜可贺!爸爸特别感激并赞同乾耳听力田大夫的验配方案,临走时笑笑偷偷告诉田大夫:“谢谢阿姨,现在我连脚步声和小鸟的叫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助听器好似我的一双隐形的翅膀,生活真的特别美好!”

2013年11月24日 阴 乾耳李沧夏庄路验配中心

    ——为慕名而来的大叔解决聆听困扰

在一个繁忙的周日,一如既往的接待、验配工作有序的进行着,这时一对中老年夫妇推开了夏庄路验配中心的大门,“请问哪一位是毛大夫?”大叔洪亮的声音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店里接待人员微笑着迎了上去,“您好,毛大夫正在验配室,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大叔赶忙解释道,“我老伴在老家配了一个助听器,一直戴着不舒服,她说有个朋友告诉她在这边毛大夫配的可好了,正好周日休息我就带她来了”,待他表明来意后,接待员就把大妈安顿在接待区,认真的进行登记、问诊、耳道检查等工作。

初步的验配准备工作之后,接待员把大妈带到验配室,见到了毛大夫,经过进一步问诊得知大妈姓吴,老家是黑龙江的,两年前来到青岛定居,左耳虽戴着助听器,但听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很是苦恼。“我每次一戴上助听器就不舒服,很闷、很堵,听人说话声音都变了,听到大声音感觉很难受,而且人多的时候还是听不清楚,调了几次还是不行,我一把年纪了来回不方便,听朋友说毛大夫你的技术很好啊,麻烦你给我瞧瞧吧”,吴大妈焦急的神情里同时又蕴含了一份期待。

经过详尽的听觉诊断和助听器检测后,毛大夫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原来吴大妈的听力情况属于中度感音神经性聋,双耳对称性下降,必须双耳同时佩戴才能达到良好效果,而且吴大妈的听力区别于通常情况的是:双耳同时存在重振现象,不舒适阈极低,动态范围变窄,在250Hz~500Hz的低频处听力损失较轻,听力损失主要集中在中高频,然而大妈佩戴的是定制式助听器,不但没有设置通气孔,而且之前机器的调试没有考虑到不舒适阈,输出过高,这才导致听大声音难受和强烈的堵耳效应感受,如果双耳佩戴并加大气孔,再将输出降低到合适的位置不但可以改善堵耳效应,还能进一步提高复杂环境下的聆听感受,一举两得。

在进行双耳开放式试听之后,吴大妈切身体会到了双耳佩戴并且有通气孔的好处,之前堵耳的感受明显减轻,听人说话也正常自然了,听大声音也不难受了,而且由于是双耳佩戴声音变得的立体而清晰,更加的明白了毛大夫的讲解。吴大妈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那个人怎么给我调也调不好,早知道就应该来这里配了,还省时省心!”,大叔也很着急,“毛大夫,我一定得给我老伴再配一台,但是你看我老伴的这个助听器怎么办呢,浪费了也挺可惜呀,才刚配不多时候呢”。

看到大叔遗憾的神情,毛大夫继续安慰道,“先别着急,这种对助听器外壳进行修改处理,增加通气孔的工作,只要交给乾耳听力的专业维修中心就可以完成,需要等两天”,得到了这个消息,吴大妈的焦急神情终于缓解了,大叔的喜悦之情也挂满了脸上,连连称赞乾耳听力真是一所很棒的听力机构,并且真心祝愿乾耳的听力事业继续造福大家!

收获了听友的赞美,解决了听友的听力苦恼,毛大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是的,这不仅仅是成功完成了一次精准的验配,同时在她心底深处也肩负着一种验配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2016年11月20日 雨 乾耳城阳验配中心

    ——双耳重振的90岁老人

早上下着雨,天气很冷,乾耳听力城阳店刚刚开门,进来了一位90多岁的老人,老人的儿子儿媳陪着来的,据老人的儿子说,他们是慕名而来,说老人的耳朵不好已经很多年了,之前也带她去过别的助听器店,但是老人试戴的效果不好,就没配,正巧他们村有个老人是在这里配的,而且戴的效果很好,所以就带老人来试试。

店里的听力师详细询问过老人的病史后,再用外耳电子耳镜对老人的外耳道进行检查,外耳道并没有红肿发炎的情况,随后用专业的测听仪对老人进行了气导骨导的检查,针对老人的年龄和反应做了不舒适阈和左右耳掩蔽检测,根据老人的听力情况听力师发现老人的听阈很窄,并且对声音的大小异常敏感,根据经验她们觉得老人有重振现象,随后听力师给老人做的双耳交替响度平衡试验证实了听力师的想法。

跟据老人的听力诊断,听力师给老人试听了机器,并做了细致的调试,效果非常好,老人很满意,脸上也有了难得的笑容,最后老人选择了斯达克的定制机,并且要了个小号的,老人说美观。儿子儿媳也不停的道谢,其实老人能选配上合适她的助听器,听力师们也是很开心,很欣慰的,幼有所育,老有所养,家家都有老人,孝顺父母并不是只给钱就行了,还要注重他们的感觉,知道他们真的需要什么。

2016年12月17日 大风 乾耳黄岛开发区验配中心

    ——听力损失与耳鸣一起解决

今天天气有点冷刮着大风,来了一位叫邵**的阿姨,在交谈中我们了解到,阿姨不仅听力有问题,还有几十年的耳鸣,最近这3、4年症状加重并导致失眠,针灸、中药都尝试过,但没有效果。

听力检测后我们发现阿姨双耳属于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高频损失严重,尤其是4kHz、6kHz、8kHz的听阈超过80dB HL,已达重度听损标准。由于伴随耳鸣的困扰,我们在纯音测听的基础上又加测了一项耳鸣响度匹配测试,最终确定耳鸣发生在高频损失较重的4k Hz~6k Hz,也证明了这一频率的听力损失为什么这么重。

在之后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邵阿姨因为耳聋、耳鸣的原因经常失眠,由于听不清语言声还跟自己女儿经常闹矛盾,女儿也因为阿姨老听不清她讲话而不耐烦,关系逐渐疏远。不难看出耳聋、耳鸣已经对她的生活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眼角的皱纹比她这个年纪的人要深很多,阿姨说女儿也给买过助听器但是没一直没戴,因为戴上有吱吱叫的声音不好听,对此我们为阿姨解释了助听器一定要科学选配的机理。

在试听过程中我们发现,阿姨高频损失较为严重,导致听一些高频字根本听不清,我们通过调试把高频声音做了精细的补偿后,阿姨的语言可懂度立刻得到了改善,而且针对存在于4kHz~6kHz的耳鸣声,我们专门选择了具有耳鸣掩蔽功能的助听器来抑制耳鸣,调试之后阿姨戴上效果很不错,特别激动的说耳朵不叫了,轻声说话也听见了!

后记:前几天阿姨又来店里说:“我现在戴上助听器之后感觉比以前好多了,看电视的时候听得也特别清楚,耳鸣也轻了,真是超出我的预想!”

2017年5月1日 晴 乾耳市南宁夏路验配中心

    ——嘈杂环境下的舒适聆听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阳光明媚,微风和煦。乾耳听力宁夏路验配中心来了一位梁女士,50多岁,是一位时尚靓丽,气质较好的家庭女性。经过跟她的交流得知她左耳听力较差,右耳还属正常,因为她社交活动还是蛮多的,经常串门,所以要求能听的好,不容易丢。

宁夏路验配中心的程大夫首先给她做了详细并全面的听力评估,她的右耳基本在正常范围内,可以不用配,左耳属于中度听力损失,特别是高频损失较重,言语分辨率已不到80,必须及时配戴助听器,帮助她控制言语分辨能力的进一步丧失。在交流中程大夫了解到,原来梁女士之前有过佩戴助听器的经历,但是一旦人多嘈杂的时候就听不清了。

在悉心听取并了解了她的顾虑以后,程大夫最后给她提出一个方案:首先,选配具有双麦克风和自动甄别环境功能的助听器,当遇到嘈杂环境的时候,能够自动降低环境噪声,聚焦语言声。其次,佩戴之后的调试同样十分关键,需要针对梁女士听不清的嘈杂环境,进行戴机状态下的听辩模拟测试,根据评估结果进行验证和微调。这样就解决了人多时听不清的苦恼。而对于梁女士担心丢失的问题,程大夫解释道:助听器佩戴正确是不容易丢失的,而且可以将助听器手柄线做成环形的,在其中穿一根漂亮的链子挂在脖子上,既可以当装饰品又可保证不会丢失机器。她听了后觉得这个方案非常不错,很适合她,于是就采纳了。

后记:现在她戴着很好,因为听不清而尴尬的情况彻底得到了解决,每次来都很感谢乾耳听力的程大夫,一来就聊半天,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看到乾耳验配师的努力和爱心给她带来了帮助和快乐,我们大家都很开心。

2017年9月10日 晴 乾耳李沧书院路验配中心

    ——单耳佩戴 VS 双耳聆听

2017年9月的一天,一位佩戴助听器的王大叔和老伴风尘仆仆的来到乾耳听力书院路验配中心。性格开朗的阿姨随即跟我们聊起了大叔的助听器,“我家老头子这个助听器是儿媳妇领着去上海大医院配的,花了一万多块钱!他说听外边声音感觉太吵,所以出门不爱戴。就算在家里戴着,听人说话也是费劲,还是得大声跟他讲话。孩子们工作忙也没空再带他去上海看,听邻居说这里助听器配的挺好,我们就慕名而来了,麻烦给看看吧。”

盛大夫接过大叔手里的助听器,先检测助听器电池,有电,安上后发现助听器工作正常。然后用专门的助听器护理仪做了深度清洁,排除了堵塞的可能。观察王大叔的佩戴方式,也没有发现错误的助听器使用方法。通过进一步了解发现,其实王大叔两边听力都是有损失的,而助听器却只选配了一只,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也是不科学的。盛大夫建议给大叔重新检测一下听力,看看他现在的听力损失程度再说。

通过验配师详细的听力检查发现,王大叔的听力是双侧对称性的感音神经性聋,损失程度属于中重度,而且是比较复杂的斜坡陡降型,在2k Hz~4k Hz的听力损失格外严重,动态范围只有10dB,小声音接受不到,稍大一点又难以忍受。对响度的感受存在障碍,有明显重振现象。这种情况必须要配戴一对助听器才能实现双耳整合效应,而且对助听器的性能要求较高,对验配师的调试技巧要求更高,并需要在佩戴后反复多次的调试,否则就会出现安静环境帮助不大、吵闹环境又听得不舒适的情况。

“那我得配个什么样的才合适呢?”王大叔迫不及待地问,“盛大夫,这可是一万多配的啊!而且才戴了不到一年。孩子的一片孝心浪费了太可惜,怎么办才好呢?”看到王大叔和大姨焦急的神情,盛大夫耐心地安慰道,“王大叔、大姨,您二位别着急,我们仪器检测就能判断大叔助听器对听力的补偿情况,如果这台助听器通过检测能够调节达到准确补偿的目的就不会浪费的,可以继续佩戴,但是王大叔的另一侧一定要及时佩戴助听器才行,否则是达不到良好效果的,还会发生听觉剥夺导致对侧耳的言语识别能力进一步下降。”

通过真耳分析测试发现,王大叔的这台助听器确实在高频补偿方面存在较大问题,频响与目标的差异较大,这也是导致大叔佩戴不舒适的根本原因。好在这台助听器具有足够的通道数可以实现精细调试,经过重新编程调试后基本满足了王大叔的听力要求,大姨得到这个消息也算舒了一口气,“盛大夫,你们这里确实很好啊!当时就应该来这边找你给老头子配上,他另一个耳朵也交给你了,你说配啥咱就配啥!”

2017年12月1日 晴 乾耳胶南验配中心

    ——左右耳听力差别悬殊的石大叔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乾耳听力胶南中心的李大夫正在验配室调试助听器。这时一个老大叔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说道:“哎呀,我今天刚去青岛山大医院检查了耳朵,人家说我这耳朵得配助听器了。”

接过了大叔的病例,胶南中心的李大夫仔细的查看了听力诊断报告,大叔名叫石**,年龄66岁,医院的测听结果显示双耳听力损失极不对称,左耳平均听阈不到50dB HL,属中度听力损失;而右耳平均听阈80dB HL,已达到了重度听力损失,而且在250~1000Hz处的左右耳听阈差值达到50dB HL,需要采用掩蔽测听法才能得到准确的听力数据,然而医院只进行了常规测听,这是远远不够的!准确的测听是有效听力干预的前提,在为石大叔听力损失较重的右耳重新掩蔽测听后,修正值达到了10分贝以上。

进一步问诊了解到石大叔上了年纪听力越来越差,自己没太注意,长期依赖相对较好的左侧耳朵,使得右侧耳朵缺乏听觉刺激而更加迅速的下降,导致右耳情况更加严重。再不进行听觉干预,恐怕过几年就要完全听不见了。在日常生活中,各种听力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大叔:家人说话必须要大声说几遍才能听明白,让家人很累,自己也很内疚…接电话总是要大声喊着说等等,而且听力损失也让自己的工作经常出错,很是苦恼。

根据石大叔的听力情况,李大夫为大叔的左耳选配了一台标准功率的助听器,而右耳听力损失较重,选配的是一台大功率的助听器,通过对石大叔左右耳分别进行不同的听力补偿,让双耳的响度平衡,而且双耳同时聆听实现了双耳整合效应,有利于提高石大叔在工作等复杂环境下的言语识别。经过试听,石大叔不禁对李大夫点头称赞,幽默的说道:“现在两个耳朵都听见了,感觉年轻了20岁啊,哈哈哈!”

经过几番调试,感受,再调试,石大叔对小声、中声、大声的感受越来越好,听电话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佩戴一个月后,石大叔带着老伴一起来到了乾耳胶南验配中心,大姨亲切的说道:“之前不戴的时候,说话可费劲了,打电话一分钟能说完的事情,就是十分钟也跟他说不明白,现在好啦,他能接电话了,一起出来赶赶集。走丢了也能打电话把他找回来!”

每一个乾耳听力验配师,都有着让听力障碍者听见、并且听得开心的责任。希望每一个患者都能像石大叔一样,重新正常的和家人交流,听的开开心心的。